喵本老师赛高

总是会喜欢上,人气不怎么高的人……

真他娘的看一回比赛开一回眼

MoLuo:


虽然我回来不是为了找事儿的,但——

好巧,都是我想对dj说的

亚锦赛的事儿我还没忘呢

我喜欢张继科,但我也喜欢所有人,我爱国胖这个团体

像dj这样把科科放在国胖所有人(或者全世界)对立面的立场我真是无fuck说。

就你们心疼他,他教练对他不好,队友全是虚情假意,他前三十年活的孤立无援举步维艰,直到dj出现,哇,感动死我了

我可去你妈的吧,真会给自己加戏,白莲花开满世界了都。



一个正直的退圈小号:

晟祈_憬彼淮夷:

这条转发抽一位zfb150块,后天我看转发数随机数字生成抽。

不好意思,有的事儿憋的久了,我觉得还是来说一说吧。

毒瘤dj们,操你妈,听见没,操你妈。我圈怎么了?zjk是你喜欢的人,我也有我喜欢的人,听好了就是操你妈,你们这帮毒瘤。我看了三天比赛就忍了dj三天,这时候再忍我自己心里都过不去。

想想前几天在环球视频下面说自己遵守赛场规则的蝶姐,好,我就问问,这两天不允许别家call一声,凡是call山东队只call  zjk,上了别的队员就call山东队,是不是你们dj?只看台call了一句我喜欢的运动员,立刻被人盘问谁喊的,是不是你们dj?凡是张继科出场,集体起立干扰赛场秩序,是不是你们dj?怼完保安怼完别家粉丝,连同队方博粉丝都只能夹缝生存,说小队员这种人也有粉,粉丝真丑,现在什么人都有粉,是不是你们dj?山东打别的队,只要zjk不发球就瞎几把call,是不是你们dj?我圈一个写字养猫博主,就因为说了一句马龙赢了zjk输了,写了马龙两个字,被私信骂到不得不删博,是不是你们dj?

真以为人多就没人敢说你们是吧,你们也有脸说解放军不会call,人家至少比你们这帮毒瘤要脸。说瞎话前摸摸良心,哦不好意思我忘了,你们没有。操你们妈,谢谢。

我觉得我不会去电影院看《二十二》,但我会贡献票房。
去电影院看这个难度太大了,《南京南京》我连在电脑上看都不敢,在电影院看会崩溃吧。
记得新生入学的时候,苏智良教授讲过他们的研究中心,边听边哭。
自从看完团长就一直觉得现在活着的人无一不对他们有亏欠,希望将来我能为学校做些什么,能还上一点便是一点吧,只是无论如何这辈子没人能还得清。

开服一发中
孤剑太美了我爱他
杰大你就是我生命之光啊啊啊啊啊啊

感觉我首页已经乱了
我已经分不清我当初到底是为了全职还是胖球关注了太太……

想吃泰权,这个设定太好吃了🌚

哈哈哈这个采访有点可爱了

扛起泰哥葱头他爸就跑:

2007年信息量很大的采访

标题 【陈玘是如何挤兑王皓的】

采访陈玘的时候,他午睡刚醒,下午要比赛,正坐在宾馆的床上粘拍子。听到我要问他关于王皓的问题,他一边眯着没戴隐形眼镜的惺忪的眼睛满床满地找压胶皮的那根棍子,一边摆出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势:“你问吧!你问我就回答!”

于是采访就在他找棍子的过程中进行,期间夹杂着掀被子、翻箱子、趴在地上瞅床底下以及和单明杰关于上午在哪里用过那根透明塑料棍子的对话。

陈玘和王皓的友谊最初体现在公众面前的是47届多哈世乒赛团体赛赛场,那一次王皓从第五号直接打到了第三号,而陈玘作为替补和陪练到了多哈。国际比赛能够坐在场边的只有五张凳子,一般是主教练、主管教练和主力队员坐在那里,那次王皓总是陪着陈玘坐在靠着挡板的角落里头,两个年龄相仿的小兄弟从那会儿开始就摆出了一副患难与共的架势。

接下来的两年,陈玘和王皓递次成长,直到现在,北京天坛公寓三楼的一个小房间里住着一位奥运双打冠军和一位奥运单打亚军。两个人能够住到一起,也是他们智商过剩的主教练刘国梁的主意。北京奥运会双打改团体,报名的三个人谁和谁都要能够配双打才能组成一支活阵,让主力队员们住在一起能够更加增进感情,也更能促进双打中的默契。刘国梁的成功经验绝对源于生活,各位请看看他和孔令辉!

朝夕相处的陈玘和王皓自然有许多故事,当然很多东西他也不会告诉你,我只好从生活方面着手:“王皓喜欢吃什么?”

“喜欢吃什么?他就喜欢吃!”一边粘拍子的陈玘一边面露鄙夷之色。

“他每天都要到公寓对面去买鸡脆骨吃,晚上吃完才能睡觉!”

“你不跟着一起吃啊?”我问。

“我不爱吃!”

乒乓队一直存在着爱挤兑人的风气,用官话来说就是爱损人。被损的人应该感到高兴,因为他们越喜欢你就越会损你,双方关系最好的一般都会达到互相挤兑至死的境地。

“王皓现在喜欢穿什么?”我摆出一副十足的八卦形象,“还爱穿阿曼尼吗?”

“早不穿了,他现在一般都穿Y3。”

“Y3是什么?”

“Y3你都不知道啊?”

完了,我对时尚的敏感度又一次遭受重创!“我是真的不知道!”

“Y3是新出的一个运动品牌!”

“哦,挺贵的吧?”

“挺贵的!”

过两天看八卦新闻,狗仔队偷拍香港霍公子的照片,人家胳膊上赫然有个Y3,王皓同学果然很时尚!

“你俩还喜欢一 起出去逛街买衣服吗?”我看到陈玘身上穿着ESPRIT的衣服。

“不啊,我买衣服不如王皓多。我们不是搬房间了嘛,房间太小放不下太多东西,我把衣服什么的都运回家里去了,每次要穿便服的时候就到王皓柜子里去翻,随便找一件穿上就行了!”

哈哈老实的王皓又被欺负了!“你俩穿一个号的啊?”

“他穿着紧一点,我就穿着松一点呗,反正他也喜欢买紧一点的!”此时的陈玘一边刷胶水一边得儿意地笑!

既然已经开始八卦了,就要将八卦进行到底,我又开始问了:“你俩在房间一般都干啥?”

“干啥?呆着呗!”

“少废话,赶紧如实回答!”这小子什么时候也学会耍太极了!

“嘿嘿,一般我呆着打电脑游戏,他打电话!”

“你俩不一起打游戏啊?”

“不打,他就爱打电话!”

看到这儿大家一定觉得陈玘天天欺负王皓似的,那就错了。不来梅团体赛前我们中央电视台专程到厦门给队员们录《乒乒乓乓天下无双》的MTV,陈玘和王皓一起来的,王皓先录,录完该陈玘了,王皓起身就要回房间。“你也不在这儿听听陈玘唱歌?”我问王皓。

“听他唱歌?他会唱歌吗?!”王皓一边说着一边头也不回就走了,留下陈玘自己站在那儿傻呵呵地笑。

雨哥很棒了
雨哥要加油雨哥一定会打出来
嗯!